柯帕

=易辞 。
年更作者都不是。
随缘吧。

《烟》/德哈

_他愣了许久,最后终于还是从裤兜里摸出一包皱巴巴的烟来,点了火,开始吞云吐雾。

【ooc 预警。瞎写写。本来这个梗想写也青,后面还是觉得德哈更合适,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也青应该更刀更虐才行(什么鬼逻辑)所以就不写了(什么)
    希望你看的开心。】

       哈利·波特烦透了。
       刚下过一场暴雨,是一贯利落的夏季风格。潮湿的,黏糊糊的地面,淌着雨水的伞尖,空气中凝固一般僵硬的气体,和四处腐烂泛白的气味。他皱起眉来,垂着头隐在密集的人群鱼贯而行。几滴水从屋檐上落下,滴进他乱糟糟的黑发里,不但没能把心底那股无名的烦躁浇灭,反而助长了火势。哈利的手伸向裤兜——他有点儿想抽上那么一根,从鼻孔嘴巴呼出一团又一团的白雾来——但是他忍住了。
       哈利叹了口气。脑海里自动播放起他的好友格兰杰小姐的声音,听上去相当严厉:“哦哈利,你可千万不能再吸烟了。要知道这些东西对肺可没什么好处。你没听说吗,如今肺癌可是相当难对付的绝症——即使是在魔法界。而它多半是由抽烟引起的——”
       去他妈的肺癌吧。
       他终于脱离人群,拐进右手边偏僻的小街道,在经过路边一个贴满了小广告的路灯时,忍不住踢了它一脚,像是要借此泄愤。但可惜并没有成功,只是脚尖的疼痛开始更加肆意地刺痛他的神经。路两旁的行人开始少了,路灯也一盏又一盏地亮了。他干脆找了个关着门的店铺,在它面前的铁栏杆上坐下来。想吸烟的念头依然挥之不去,不过他暂时把它遗忘了。因为德拉科·马尔福。
       哈利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到的。德拉科并没有看见哈利,他正站在路灯下,被笼罩在一片浅浅的白光里。他一只手上夹着一根烟,另一只手上拿着手机,正在和别人打电话。
       哈利的眼前有些恍惚。他自然的想到很久以前他们还在霍格沃茨的时候,他们的针锋相对他们的争吵打架,他们后来的恋爱与分手。有多久没见过了?时间过得那么快,那么用力地去磨掉一个又一个少年的棱角。而他们甚至学会了如何在不经意遇见时疏远而得体地握握手,客套两句以及虚伪的假笑。
       德拉科挂了电话,把手机塞进兜里,点燃了烟叼着。他半仰起头,一头金发也微微晃动,然后对着头顶的白灯吐出一个同样朦胧不清的烟圈。他还是一样的好看,岁月带走他的过去,最后给外表剩下的是沉稳与冷漠。而德拉科在抽完烟之后扭头,看见了他。
       这着实是个尴尬的时刻,看上去活像自己已经不知道偷窥了他多久。哈利不自然地挠一挠自己的发,把原本就乱的头发弄得更乱。德拉科的表情变得复杂,惊讶,疑惑,还混杂了什么别的东西。他迈开腿走过来,居高临下地俯视他。开口的一瞬间哈利甚至以为又是以前的那个德拉科·马尔福,那个骄傲自大又胆小人怂的坏蛋,高傲地扬着下巴,携带着他惯有的恶意讽刺:“百年难得一见啊,无处可去的救世主先生。”
       要是放在以前他一定会皱着眉反驳回去,但以他后来对德拉科的了解,这家伙此时可有那么点紧张,哦,没准他放在口袋里的手已经要把他的手机握碎了。哈利有点儿想笑,但他得忍着。德拉科大抵是从他的神色里看出了点什么,然后握住他伸出来的手,把他从坐着的铁栏杆上拉起来。他们的动作都自然无比,仿佛还是许久之前偷偷从自己宿舍溜到对方床上的日子——为此德拉科差点给格兰芬多群殴了一顿,而他到斯莱特林时却舒适无比——四人间的其他人早给赶出去凑合了。
       两个人开始沿着马路散步。说是散步,不过是漫无目的地走。影子在路灯下忽长忽短,他们没有牵手也不再讲话,像两条平行线,一开始地相交像是错觉。哈利的烟瘾又上了头,他觉得一会儿一根烟估计是不能解决的,那包剩下的几根可能都会被他抽完。这么想的时候他又想到刚刚德拉科就站在路灯下抽烟,修长漂亮的手指夹着烟,带着冷漠的神色;还有自己鬼使神差伸出手去的时候,那对灰色眸子里的温柔。
       德拉科在一个岔路口停下脚步,哈利也停住,用微微疑惑的神色偏头去看他。
       他指了指左手边,语气平淡,毫无波澜:“我走这边。”
       “嗯。”哈利应了一声,然后往右边慢慢地走了。

       哈利走了许久才总算走到他租的公寓楼下。这块儿路边没有铁栏杆,他也不大在意地直接坐在了一个街边店铺的楼梯上。
       他愣了许久,最后终于还是从裤兜里摸出一包皱巴巴的烟来,点了火,开始吞云吐雾。

【end 】